超高校级的咕咕鸟

主QZGS/DGRP/AOD/MHA/OG/DDLC 副UT/LWA/HNA
佛系博爱杂食选手 沉迷像素恐解RPG
现初三禁用手机,来年再见
我似疯狂主角厨,慎fo(强调
主伦/洸雪。 凹凸已退 闲得无聊就写东西

乔一帆小天使!生日快乐妈妈爱你(欸)

①个反差脑洞

*是全员人设 以原作为基础 有一定的(很大的)我流改动

*主题是反差萌设定其实一点都不萌 有cp向 大概是洸雪/伦雪

*应该(强调)会变成文 真的很dbq全员厨

*热度30开坑确认 RC说4号以前热度50她就去写洸雪修电脑梗

*是和某不愿透露姓名的RC一起讨论的 所以就算我脑洞很乐色也不要拿人设自己写文谢谢谢谢

*每个人设篇幅有不同是因为文力上涨下跌 不是因为我有多喜欢这个角色

*OK的话请↓


1.霜月 雪成/Shimotsuki Yukinari

年龄:20

简介:大二年级生,新村 洸的校友。十分不擅长人际交往。因为游离在群体边缘存在感极其薄弱,但可以一定程度上影响他人思考过程的走向,有着较强的说服力和亲和力。曾被询问过要不要加入辩论部。住在小岛 健男的隔壁,和他家养的兔子アオイ(葵)关系很好。大一军训结束刚入学的时候刚巧被神木 律接待,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被神木以十分奇怪的理由骗走了1000日元。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陪着以前除了她弟弟没人敢跟着的森 美咲去便利店买了东西并和正在打工的新村 洸用短讯聊了起来,之后被伦太郎知道了也没发生什么大事。


2.新村 洸/Niimura Kou

年龄:21

简介:大三年级生,最喜欢的是糖分。什么都好但是拒绝薄荷糖,偶然被霜月 雪成塞了一盒之后边说着“这根本就不配称之为糖果!”边放到了口袋里。学校附近某家藏的很隐蔽的甜品店的最佳买手。因为看起来是一副面瘫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个甜食怪听起来实在有点孩子气过头,所以干脆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有多想观摩一下班上的女生组织的英式下午茶会。由于性格孤傲要面子的原因,没有什么朋友,只和同样得藏着掖着自己本质属性的神木 律有点交集。如果开销过大买不起甜点会去应聘深夜时间的便利店收银员。老实说很羡慕霜月 雪成能毫不顾忌他人想法地沉默,但自己却因为アイドル包袱(?)做不到。


3.森 伦太郎/Mori Rintarou

年龄:18

简介:高三年级生,校内知名池面。校外时间的个人穿搭风格总是走在最前端的同时,出乎意料的非常喜欢辣椒,属于无辣不欢类型,连蛋包饭上挤的番茄酱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也要换成较为昂贵的辣椒酱。因为日本只有不那么辣的芥末遗憾了很久,尝试过挤在章鱼烧上之后因为那段时间刚巧肠胃不好结果生病了。因为姐姐的关系以饭田 伦太郎的身份和霜月 雪成见过面,成功将其误认为是“长得很像男生的可爱的女孩子”。期待着高中毕业会考,同时在学习方面虽然看起来有点漫不经心也能取得不错的成绩这点非常让人嫉妒。


4.森 美咲/Mori Misaki

年龄:19

简介:本年大一新生,森 伦太郎的姐姐,和霜月 雪成认识。有着与众不同的关西腔,不为人知的秘密是是一名极限运动爱好者,热衷于蹦极和户外攀岩,并且被发现了之后还声称“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弟弟”。可能并不知道弟弟已经可以一个人解决路上遇到的恶性抢劫事件了。经常光临的地方是软饮店和图书馆,阅读的书目中总会冒出来奇奇怪怪的东西,珍珠奶茶一定是三分甜。受弟弟影响比较喜欢辣味,但觉得青芥吃起来也不错。


5.神木 律/Kamiki Ritsu

年龄:21

简介:打扮有些和年龄不符的大三年级生,霜月 雪成的校友,和新村 洸是同级生但关系一般般。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是下意识的毒舌。不愿轻易相信他人,但完全不会说谎,立马就会被发觉,除了有些钝感的霜月。也是两人成为说不上多好的朋友的契机之一。因为霜月的耳机不小心被弄坏了怎么都没修好,所以拜托看起来好像很擅长这方面知识的新村帮忙修理并(表面上)付了一点酬金,事后才知道自己卖了一次助攻。


6.小宫 千惠/Komiya Chie

年龄:27

简介:一点都不可靠还穿着高中生制服的成年女性,长期家里蹲。靠兼职线上购物商店代理每个月勉强称得上是有一笔固定收入,因为买周边而太穷的话会额外去咖啡厅之类的地方打工。虽然看起来是个完全不能正常生活的内向女子,但实际上是同人圈内非常知名的一位推主并且拥有不少粉丝。森 美咲是其中之一。上次到京都大学采风的时候偶遇到神木 律觉得对方的人设非常可爱,于是就单方向地成为了朋友。


7.永井 司/Nagai Shi

年龄:36

简介:初中国文教师,戴着样式非常古典的眼镜的成年男性。头发十分蓬松,传闻有一本据说可以实现写在上面的所有愿望的日记本,实际上只是谣言。虽然有着不算太严重的强迫症,可从不在意自己的房间的整洁度,对别人的要求却很高。为了不被别人讨厌一直忍着没有使劲指指点点身边人一切不规范的行为,差点就沦为了一直没人敢站的吐槽役担当。曾经是霜月 雪成的老师并对其没有什么具体印象,但对他写的某篇描写友情的文章评价颇高。

追加内容-永井先生写出了一切:热衷于阅读纸质小说并坚持着不愿变动自己的信仰,一次在网络上看到了小宫 千惠百年一遇的原创轻小说之后深受打击,因为刚巧那篇的题材十分...奇特。于是开始尝试着自己写一些文段,因为词汇量十分大,渐渐发展成了华丽风的文章。对其作品的评价比较繁杂,有说震撼的也有说无趣的,众说纷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主要内容基本上都是届不到的爱情。


8.高山 真纪/Takayama Maki

年龄:25

简介:著名周刊杂志的记者,在这一行业算是很年轻就有名气的人。肩膀上披的外套不掉的秘诀是粘在里衣服上。性格开朗但也有阴郁的一面,如果心情不太好的话会对着录音笔不停地叨叨领导和上司到底有多讨人厌。住在永井 司的楼下,一旦天花板漏水就会拖着一双睡衣配套拖鞋哒哒哒到楼上去雪姨捶门.jpg。非工作时间是充满少女心的时间,周末甚至会穿上Lolita出去逛街。当然,避免被认出,需要提前戴好假发并上一点妆。


9.海堂 美保/Kaidou Miho

年龄:31

简介:是一位精明强干的女律师,所在事务所的顶梁柱。拥有不论如何都能胜诉的奇妙能力,非常喜欢幼年的孩子,但是有神秘的能够轻松被小孩讨厌的体质(?)。理想职业是幼儿园教师,因为讲课的语速太快根本听不清楚被园长劝退。家里亲戚的孩子亲切地称之为“这辈子都不敢惹的阿姨”。职业原因经常需要熬夜背资料整理证词所以依靠咖啡因保持清醒,差一点因为休息时间过短而患上精神疾病。不是很喜欢牛奶的味道。


10.米森 侑/Yonemori Yuu

年龄:33

简介:看起来很不幸的精神科医生,每天都是一副很丧的样子。虽然算是有在好好工作,实际上非常讨厌中式医药甚至是全部种类的药物的气味,每次经过飘出所谓药香的旧式药堂都会假装不听不看不知道。因为家里几乎所有人都学医而自己却生来就十分厌恶那些东西从小就被人嘲笑,之后也是为了狠狠地嘲讽回去才成为了医生。一旦自己生病了的话还是会去好好吃药,但一般都是西成药为主。如果必须要熬中药宁可去吊盐水。


11.小岛 健男/Kojima Takeo

年龄:35

简介:自诩责任感很强的普通人。原本的职业是刑警,由于某次执行任务时受了很严重的伤提前宣布离职,但还拥有挺高超的格斗技巧。之后成为了因为面相看起来有些凶恶所以没什么生意乐得清闲的花店老板。爱好除了园艺还有养小动物,住宅周边路边的收养箱经常是空的。梦想是拥有一家宠物店,浇花的时候经常会淋到刚刚晾干不久的衣服。霜月 雪成的邻居,经常让对方帮忙带着自家兔子出去玩(?)。从来没打碎过花盆。


12.土屋 拓也/Tsuchiya Takuya

年龄:28

简介:脾气有些暴躁的舞台剧演员,很重视自己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名气。平时看起来是一副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平平淡淡,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紧张(比如和很久没见的好朋友吃饭的时候),表现是不停地捻自己的头发。如果被指出来会引发不太好的特殊事件和对话,所以就算发觉了也不要说就好了。有尝试过自己做料理,但是因为没有天赋而作罢。全角色中唯一一位正式在和女朋友交往的男性,并经常因此受到其他人无恶意的鄙视。记忆力很好,被称为“提词器役”。

【伦雪洸】我要终结这个游戏!EP 2.

*前文见主页
*这章是真的傻叼ooc日常 如果向往原作向风格可以退出了
*游戏社长高三废柴discommu系雪成
*IT部高三学级扛把子但并不擅长游戏的家居系洸
*一点都不普通且精通galgame的各种攻略方式的天降跳级转校生伦太郎
*OK的话就滑动屏幕开始游玩吧!
*Tips:我真的不是霜月黑粉我是他女朋友(?)


“...”
门外是面无表情的饭田伦太郎。
新村洸也没有再说话,对这个国中时期就和他针锋相对的自负狂他实在没有什么客套话可讲。并且,一直以母亲的旧姓加在自己的名字之前,明显对其他人的信任度极低。
明明都知道对方的野心却还要做出一副和平的样子...真令人感到厌恶。
为什么会认识这种人?


“听リツちゃん说...你在调查我姐姐?”
“而且是以私人的名义...”


新村洸愣了一下。
“哈?”
“先不说你的证据一点都不充分,我和她根本就不熟,有什么可以驱使我这么做的理由吗?”
“再说了我也说过吧?对那种无聊的社团根本不感兴趣这种话...”


“...”
不知道是又戳到了姐控不能容忍的哪个点,伦太郎的眼神变得有些刺人。他好像是想说点什么来维护己方的观点,最后因为卡在喉咙中说不出来而作罢。
“...没有最好,因为看起来洸就像是那种会把身边所有人全——部摸清底细的胆小鬼♪”


“你有什么立场可以说这话...”
洸刚要拿才获得不久的言弹论破这个疯子的胡说八道,就看到对方做了个口型。


“云霄飞车”...
“这和你要表达的原本意思完全一点关联都没有吧?!”
之后当然是就着这个话题争论了一番伦太郎所害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结果完全忘掉了清晨来访的本意。


“うん...那家伙、是个很麻烦的角色呢对吧?”
雪成看着绕着桌子边缘走来走去的律鼓起勇气开口。“那、那个...”
“社长大人安心做好你的吉祥物就好啦。”
律被雪成的发言突兀地打断,看起来有些不耐烦。


“咕呜...那个信息技术部的部长也太过分了吧?!居然说雪成是...唔唔!”
千惠被旁边站着的美咲捂住了嘴巴。
“说我是什么?”
雪成疑惑地挠了挠脸侧,虽然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但果然还是直面自己的负面评价比较好...。
“...没什么,雪成你完全不用在意这个的...”
美咲摇了摇头指指桌上摊开的一份建筑构造平面图。
“不如说,先找到「那东西」比较重要。”


“暑假可是还剩下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结束了啊...”
美咲有些担心地从窗口眺望看不到的远方,脑袋里却是想着预订好提前见社长入组织的时间早到了弟弟为什么还不来。


太阳从山后落下,又从海面升起。金色的光芒闪耀着,笼罩还处在夜晚带来的暂时是安宁中的世界。
今天是、9月1日。
重要的日子。

“应该不会迟到吧...”
霜月雪成拿下柠檬黄色的耳机慎重地收了起来,望向不远处还不能完全看清的建筑物。

“果然做了正确的选择呢♪”
森伦太郎推开铁栅栏门重新理了理快掉下的头带,在姐姐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恶作剧得逞般的表情。

“麻烦了,这学期恐怕也不能安心。”
新村洸把钥匙在门孔里转了好几圈还觉得不放心,回来查看几遍之后发出了无奈到极致的叹息。

这才只是三个人故事的开端。


东京的春天是樱花飘散的季节。虽然只是一所普通(强调)的高校,大门前和必经路途的林荫道上也种植有不算太高的樱花树。
“这个时候就应该在上学路上的拐弯处撞上需要攻略的女主角嘛☆”
就算只是伦太郎的内心活动,轻快上扬的语调仍然没有改变。他跨上自行车和姐姐笑着说了声我出门了,不时按着车铃丁零当啷地穿过街道,一路上都平安无事。
在那个命运的转角!
也可以说一切都是在这里发生的。这时一位游戏社长霜月雪成正巧戴着帽子从T字路口路过,而新村洸正从小路旁住房公寓的楼梯上走下来。
“唔啊!”“欸欸?!”


森伦太郎:撞上人是真的,不过应该不是女主角。


“啊、抱歉...你没事...吧?”
雪成的平光眼镜比他本人幸运得多地没被突如其来的撞击波及直接碎成玻璃渣而是飞出了半米远,伦太郎赶忙没什么诚意地向打扮有些凌乱的受害者道歉。雪成沉默着低下头摆了摆手,荧光绿色的眼睛不敢直视对方的脸便用刘海遮挡住面部表情不露声色,另一边把手盲目地探向后方试图找到借力面自己站起来。
然后发现不知道为什么站不起来了。


“...需要我帮忙吗?”
平时总是不搭理陌生人请求的洸此时已经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手中还拎着一个简单式样的黑色拉链包,看起来是用来装笔电的。他有些不耐烦地看着正好挡在路中间的两人,突兀地打破沉默。
“啊、嗯...好的,谢谢你...”
雪成小心翼翼地小声答应了这个看起来有点凶的家伙的帮助,抬头草草瞄了一眼来人的长相却忽然看到衣服上贴着的那个熟悉的校徽。
什么,竟然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


洸则是有些意外,他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自己关注已久(划掉)视为劲敌的家伙。不过,在大马路上出丑这种事情,还是要帮他一下的...吧?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去帮一个和我无关的人...”
直到洸伸手拉雪成起来的前一秒他还是这么想的。
“アレ...?”
伦太郎看着面露难色的洸,露出了有些意味不纯的笑。
最后据说是力气很大的伦太郎把雪成一把拉了起来还差点因为没站稳又摔下去,发现是有一块还没有失去粘性的口香糖沾在了雪成的春秋校服外套上。


“啊...今天还真是不幸啊。是这个月刚巧水星逆行的原因吗...”
雪成嘀咕着想用指甲盖清理掉衣服上的顽固痕迹,不曾想却弄断了才留不久的指甲忍不住发出微弱的痛呼。
“没问题吧、...欸,你的校服...”
伦太郎此刻的表现显然是有一定预计好的成分在内,洸做出如此推论后看向伦太郎的眼睛。不出意料,对方有些不怀好意。
这家伙,就连在刚认识不到一天的人面前也是这样。


“...真好看呢。”
伦太郎憋了半天在洸的死亡凝视下强颜欢笑着对雪成说出这么句话,在雪成看不到的地方和洸用眼神打了一场架。
“啊...谢谢夸奖?说起来コウ原来是和我同校的吗...?”
一点都不敏锐的霜月雪成看了眼洸右胸前别着的铭牌如是问道,因为算是被帮了忙(虽然没帮上)的关系交流障碍有些缓和。
“…是。”
洸懒得再和伦太郎无意义地较劲干脆闭上眼睛,又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主动找起了话题。
“雪成你是游戏社的社长对吧?”


“的确...怎么了?我倒是很不称职、都是律一直在管理事务...”
雪成突然被点名心里一惊,有些手忙脚乱地回答完一串话之后稍稍松了口气,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再在这个算是熟人的人面前紧张。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洸在一棵正在不断地掉落樱花的树前止住脚步扭头看向雪成。
时间静止。
“…你袖口的口香糖还能弄下来吗?”


新村洸:我本意是想问能不能加入你的你听我解释。
森伦太郎:难道这就是典型的感情路线开启仪...我错了。
霜月雪成:用能洗的比白纸还白的洗衣粉都没用了,我懂。

总感觉三个人的关系变微妙了。知道了洸和伦太郎国中生时期就是同学的雪成暗自惊讶着顺势想就这么安静下来,但对名扬校外的游戏社有点感兴趣的洸和早就做好自己入校后规划的伦太郎可没有放任他继续沉溺于一人世界的打算。
“小雪成有考虑过招新的事情吗♪”
“请务必让我一览游戏社历年来的收藏品。”


不明觉厉的雪成感觉有点奇异的冷,缩了缩手。
“…洸不也加入了信息技术部吗、你们可以...”
然后他就不负众望地收到了两束可以实质化成刀子的怨怼目光。
最后雪成在和几位核心社员嘀嘀咕咕讨论了半天之后无奈地拍板收下了两个不知道为什么就凑过来的新晋游戏爱好者,虽然其中一个貌似一点都不擅长游戏...
啊,今后的日子可能也是夹在两个人中间地过着呢。


“拜托了,谁都好,来救救我的生活啊——”
“就算是喊出这种话也不会有人来的哦ユキナリちゃん♪”
“少犯傻了社长,好好想想接下来的学园祭具体该怎么办吧。”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请你把它收起来,美咲小姐/姐姐/美咲。”

【伦雪洸】我要终结这个游戏!EP 1.

*标题梗源于最日天(?)的真实发言
*只是普通学pa,高中生设

*伦雪年龄操作有 但差距只有一岁

*是傻叼ooc日常并且是双cp 如果向往原作向风格和有cp洁癖的话可以退出了
*游戏社长高中三年级废柴(并不是)discommu系雪成
*IT部高三学级扛把子但并不擅长游戏的家居系洸
*一点都不普通且精通galgame的各种攻略方式的天降跳级转校生伦太郎
*OK的话就滑动屏幕开始游玩吧!
*Tips:第一章暂时没有伦太郎的戏份非常抱歉> <
*推荐BGM:放課後ストライド(放学后疾走) - Last Note.、GUMI



开学前二日上午十点。
“所以说律你到底是搜集到了什么情报啊?”
霜月雪成低着头食指轻敲桌沿掩饰和他人真实面对面的紧张,眼皮子抬都没抬一下。他和别人交谈时从没有过正眼,神木律也早就习惯他特殊的风格,头上戴着的猫形帽子俏皮地抖了抖耳朵。她把草莓味的波板糖从嘴里拿出来,做出一副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慢条斯理地开口。
“听班主任说是有新的转校生来了噢。”
“这个时候还有转校生?”
雪成抬头瞥了脸色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的律一眼,很符合人设地小声问道。
“好像还是从高中二年级直接跳到高三来的哦?”
“…听起来有一定调查的价值...”
“那我就动手咯?就当你是在心里同意我的想法了♪”
律推开门哼着歌走了出去。雪成拿出放在左口袋里的手机,飞快地打出一行字按下了送信。
「我只要维持现状就可以了」


“那么现在是Internet Technology部的作战会议...新村さん请去鞋柜那里把你的拖鞋换掉。”
新村洸以没人能看清的速度翻了个白眼,坐在椅子上没动。
部长长呼出一口气没有再管这位自称是家居系的穿着规范,双手交叠垫在下巴底下。
“诶...会在这么炎热的夏休期把我们叫来是想说什么呢,请快点进入正题。”
“我也很赶时间的、下午还有摄影部的展览要准备...唔!什么都没有啦部长你可以继续说的!”
“嗯,根据从神木律同学以及森美咲小姐那里所获得的消息,我们学校要招收一名百年难遇的转校生。”
洸还是头都没抬地单手抱着他的笔电。
“一点营养都没有的无聊话题。转校生算什么有用的消息?”
“...洸你是不会明白面临解散危机的社团长的心情的...总之,我们要努力把这家伙拉到IT部来!”
“...不对。神木律...?”
洸突然想起来,那个戴着猫耳帽子的女生好像是...游戏社的。
“部长,你招到TA的可能性是0哦。”
正常人都会比较喜欢游戏的吧。
“是在变相劝我早点放弃比较好吗?!”


新村洸勉强算是了解游戏社的近况。虽然他从没有在学校里碰见过那位据说是“非常讨厌和陌生人交流就连沉默地同处在一个密闭空间都会感到极度不适”的discommunication系社长,也没有参加这个好像部门活动从几星期之前一直是研究线上MMORPG游戏的各项指标的奇怪社团,但新村洸明确地知道一点。
游戏社的最核心部分,只有四个人而已。


第一个肯定不用多说,绝对是社长霜月雪成。凭借着对基本上是全类型游戏的热爱,他连毕业之后留校继续担任社长职位都做得到,学习成绩中等偏上的同时居然也很会打游戏。虽然说是交流障碍系的弱气男生,但是对社员和预备社员的态度倒是很正常...但按照他的性格来说,反而是不正常的吧?
在年级内人气也出乎意料的高,像是现在的女生会喜欢的类型?羡慕倒说不上,这种人不像自己经常因为表情的缘故莫名其妙吓走来搭话的同班同学,人缘一定很好吧?...虽然他实际上一点都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


第二个则是刚刚有提到过的猫系女子,副社长神木律。就和她的代表物猫一样,行踪不定,会出现在各个社团,却总能把部活的时间安排的非常巧妙。上次如果不是我多加留心,刚入手的纸质机密文件可能就被她在没人的时候从连接两个活动室的通风口捞走了...真是危险。说起来,和雪成的关系也是非常模糊不清...一副看起来是好朋友的样子,实际上不论是修罗场(意味深长)情况还是一般的立场,都是站在利益较多的那一方。学生会找游戏社麻烦的时候,她刚好每次都不在。
是不是太巧了?


第三位与前面两个校内名人略有不同,是以上也有提到的假肥宅,游戏社顾问森美咲。她就读的是离这所高校很近的大学,因为毕业之后需要一定实习经验的缘故来这边做了兼职顾问。一开始雪成还担心匆匆选取的美咲会不会没达到他所要求的标准,美咲就非常直接地选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类FPS要求和雪成battle。
然后?然后雪成就在校报记者的口水攻击下一言不发几分钟后,公然作出了“以后游戏社的最高权威就是森美咲小姐了”这种奇怪的发言。虽然很意味不明,但是这位操着一口关西腔的大学生好像非常擅长Metagame和战斗类游戏的样子。怎么说...意外地,很不像美咲小姐本人的风格?


第四个...第四个...啊找到了,是一名叫做小宫千惠的家里蹲被害妄想草食系,只有在部活和大型活动期间才会来学校看看。名字前面的修饰词真多...。身份是另一名顾问...居然在将近五年前游戏社刚开始创建的时候就入社了吗?!真是让人吃惊...那么实际年龄是...?
27岁。女子高中生才会穿的制服什么的好像也从没见她换过,而且...爱好是写诗和呆在狭窄的房间比如储物室这样的地方先不说,学生会长已经勒令过她几次不要在6点钟以后还呆在那里了...她好像很喜欢随身带着蜡烛举行神秘的“占卜仪式”...?应该会在恐怖解谜角色扮演游戏上有天赋吧。


新村洸恍惚地看着闪着白光的电脑屏幕这么想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游戏社怎么样和他有什么关系?


神木律:没事,很快就会有关系的。


像是要验证他不太好的预感,洸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感觉背脊有些发凉。
好好摆放在床头柜的携带开始蹦了起来,他瞄了一眼联系人就仿佛听到耳旁嗡嗡作响。
是部长。
现在才5:35,部长这个时间段打电话肯定没好事...没有多少睡意的洸又躺了回去打算以浅度睡眠来蒙蔽自己,可上帝从来都不给他机会。


电话很快就转入了语音留言时间。


“我知道你醒着。”


“我是这场游戏的策划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得到、并且一 清 二 楚。”


“...刚刚是模仿最近很出名的游戏内容开玩笑啦!我昨天傍晚和伦太郎谈过了。很聊的来,但是对方果然婉言拒绝了我的邀请...还说要加入...游戏社?”


“就因为他们社长在预备社员面试的时候会有被副社长威胁而新增的女装环节,某种意义上感觉是在敷衍我...”


“虽然你说的是对的,但是我就是很不爽...!”


“尤其不爽那个出卖色相(?)换取人气的游戏社长!”


“所以呢,就拜托你混入游戏部深入调查一下这家伙了?…不答应的话也没问题我当然可以自己去只是因为...呃。”


“那么就到这里,祝你有愉快的一天。”


留言结束了。
还从未听过这么长一通电话录音的新村洸不禁陷入了信息量过大引致的沉思之中。


转学生好像叫リンタロウ?不会是「■■■■」吧...不管是谁,他果然拒绝了笨蛋部长的入部邀请。
霜月雪成在入部考核的时候会扮成女孩子?!这就是他没有在从没见过面的预备社员面前交流障碍的原因?不过这条信息可信度很低...
是要我去游戏社面试?
这家伙、实在是闲的太无聊了吧...这种事情都想的出来,还不如在招新大会上多活跃一点。而且明知道会拒绝的问题为什么要问?
洸正盘算着开学之后怎么怒怼部长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有些沉重的敲门声。
“你好?是新村洸同学吗?”


怀着同样沉重的心情打开门之后...
洸着实是被门外突然出现的、原本不该出现的人吓到了,但面部表情仍然没什么变化。
“...怎么是你?我可没告诉过你我的住址...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TBC.

【心跳文学部】属于你的真实

*含有严重的剧透。
*由于作者写本文时神志不清,可能与原作有出入。(?)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视角。
*有ooc,慎入。



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晨。
你像往常一样醒来,穿衣洗漱一气呵成,流畅自然地推开门,站在阳光下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也许今天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你这么欣喜地想着,理了理自己乱糟糟的刘海,把钥匙插进锁孔转了两圈。
我出门了,你在内心小声说道。


你悠哉游哉地走在去学校的路上,看着路边的黑色铁栅栏内的一栋栋民居,外墙上刷着的暖色调油漆给人安心的温馨感。

时间还早,不用着急。

你笑容灿烂地和遇到的熟人打着招呼,时不时还停下来盯着远处掠过电线杆的飞鸟,指间缝隙流过闪闪发光的晨曦。



从你的青梅竹马Sayori上吊自杀到现在已经平稳地过去了两个月,你也慢慢适应了文学部的成员们各有特色的相处方式。
Natsuki,这个有着粉色短发的女孩子,嘴上毒舌,实际上内心柔软脆弱,热爱漫画的她也许会和你有着共同语言。
Yuri,紫色长发及腰的少女,意外地非常喜欢恐怖文学。当然现实中的她是个有些胆怯于和其他人相处的人,她可能会期待着你的帮助。
呃……还有人吗?文学部不是只有两个人吗?


Error——
哦对,我忘记了,还有最重要的一位成员——也就是我们的部长大人,Monika。
实话说她的性格是所有人中最好的一个,我保证。……至少看起来是那样,她扮演的一直是一个领导人的温柔角色,总能调节好社员们之间有些僵硬的关系。
虽然你也很奇怪为什么她们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吵起来,但你仍然没有说什么。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如果没有人会死于一己私欲就好了。
如果文学部没有部长,就好了。


你捂住了双耳,企图把那些恼人的声音从脑海里驱逐。
这时陷入慌乱的你忽然脑海中清楚地浮现Sayori双眼无神的死状,心里不禁一凛。


眼前如光束般流过的文字条上写着这个「游戏」的真正剧情。
Natsuki的脖子被硬生生掰断,眼睛和嘴被替换成黑色的马赛克,脸颊上暗红的血液汇成蜿蜒的小溪。
Yuri的左眼仿佛被挖掉一般变成了闪烁着的红绿相间的色块,瞳孔骤然收缩。
她紧握在手中的那把匕首,毫不犹豫刺向自己的胸口。
像是被操控着一般。


你意识到这是个游戏。
场景一转,Natsuki看到Yuri的尸体之后呕吐出来的画面突然被换成了依然带着被设定好的微笑的Monika。
你忽然注意到,她的立绘,好像……是挡在了对话框前面。


被迫重新打开游戏的你,在发着刺眼白光的电脑屏幕前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因为游戏中的你正坐在Monika的正对面。
场景是在空无一物的教室……不,还剩下你,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和Monika。
窗帘没有拉好,你看到外面的夜空中绽放着耀眼的烟花。
……也许,是宇宙。


你忘记了一切。
忘记了Sayori临死前一天说过的话,忘记了Natsuki递给你让你好好照顾Yuri的信,忘记了Yuri在周末三天的那些胡言乱语……
也忘记了Monika这个所谓的NPC,到底有多大的野心。
她不甘心于做一个没有任何戏份的角色。
她不愿意看到你和其他人互动,却只能站在一旁,脸上带着被设定好的微笑。


游戏结束了吗?

不,远远没有。
你还可以每天打开游戏界面进入存档和她继续说话,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或者,删掉她的角色文件。
因为,文学部长,掌控着的,和想要掌控的东西啊……


都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真实」。


🎵And in your reality If I don't know how to love you
🎶I'll leave you be.



[歌词出自心跳文学部插曲《Your Reality》。]
[THX FOR READING!]